您的位置:主页 > 舆情 > 舆情研究:七类舆情事件的网络舆情规律

舆情研究:七类舆情事件的网络舆情规律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12-02 04:13 浏览次数:

  “将网络舆情分为食品安全、突发事件、民生权益、吏治反腐、社会治安、法制法治、意识形态等七类舆情时,分别来看它们的发展规律。

  对我国网络舆情重大事件所涉及的事件类型进行分析统计后,各类别舆情事件(经济类和涉外涉军类除外)占比情况如下:

  根据新闻价值的基本标准,人们通常对重要的、接近的、新鲜的信息比较关注,食品安全、民生权益和社会治安类事件都与民众利益直接相关,三类舆情事件占比高达44%,一旦网络上出现关乎民众利益的话题,便能吸引网民的集体关注。然而在互联网时代,地域的局限性已被打破,人们除了关心与自己生活切实相关的事件、政策,还对关乎国家、世界的重大事件感兴趣,因此意识形态舆情也颇受关注,占比达到10%。

  不同类别的舆情事件因事件属性、涉事主体、利益归属、媒体引导等因素的影响,呈现出差异化的发展规律。

  食品安全类舆情事件关乎公众最基本的生存权益,一直以来都是场的爆点话题,一旦出现问题,公众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网民情绪被迅速点燃,转瞬间就可以成为社会热点,其发展呈现出传播面广,关注度高,谣言加码的明显规律。山东疫苗案爆出后,迅速引发全国民众的关切,然而由于信息不对称,公众问责政府的同时,屡屡对做出猜测,甚至混淆“问题疫苗”和“毒疫苗”,事实被谣言覆盖,舆情态势被加重,导致整个社会充斥着对问题疫苗的恐惧。

  突发事件可大致分为自然突发事件和社会突发事件,前者多为地震、洪水等天灾,后者多为涉及人为因素的人祸;两者往往伴随着爆炸、暴力、伤亡、疾病等血腥场面,触目惊心的报道冲击力较强,通常公众会在第一时间关注政府应对举措或进行问责。

  天津港爆炸事件发生后,惊险的爆炸场面、当地政府的应对不力,导致负面情绪和虚假信息的散播,如事发地会有更大的爆炸发生、牵涉企业领导有中央背景、政府的救援措施是让一线官兵白白牺牲等。

  随着权利意识的萌生和强化,公众越来越注重维护自身利益。政府的决策与公众的利益密切相关,而少数机构会出现忽视主观制定政策的情况,容易引发公众的对立情绪,当民众诉求无法合理上传时,容易形成加线上线下联动,促成动员行动。在湖北、江苏发生的“高考减招”事件中,“减招”政策就激起了公众的对立情绪,学生及其家长借助各个社交媒体在线上互动,又很快将心中的不满转化为线下的串联,进行上街聚集。湖北仙桃市民垃圾焚烧发电站等事件也是该事件的翻版。

  吏治反腐类舆情事件占比约5%,相较前两年的大力反腐,热度已经消退很多。正面宣传未必能取得正面效果,全国自上而下的反腐表明了尽职做好执政党的决心,但是周永康、等重量级官员的落马引起了公众的极大震惊,在批评之余,公众会自觉不自觉地大而化之,更多地认为“当官必贪,官民对立”,进而不信任、甚至敌视政府。加上境外媒体的恶意造谣或煽风点火,公众容易被蛊惑。

  社会治安类事件多发,社会矛盾突出,其中最为典型的要数涉警类舆情。涉警类事件中一般是警民对立,部分的暴力执法,或群众的暴力抗法,多会发生流血冲突。群体属于国家机器,本应该保护人民利益不受损害,暴力伤人的形象与民众与的角色期待产生严重冲突。以弱者形象出现的群众,不仅得到的同情、支持,还会激发公众的仇警仇官情绪。此外,官民或警民缺少对话机制,难抑沟通协商。长期以往,双方的对立强烈,又难以弥合。

  法制法治类事件多发,又往往关系普通人的切身利益,公众要维权,就必须知法懂法用法。这种情况下,法律等专业性知识就自然成为公共话题。不管是雷洋事件这种命案,还是兰州警方暴打大学生这种一般案件,网民都表现出极大的参与热情。随着社交媒体等话语场域中,网友彼此有意无意地传播感染法治意识,公众维权不再单纯地指责、谩骂,而是日益注重依法维权的重要性和有效性。

  意识形态类舆情事件往往是知识分子的议题,目前自由派人士的主张和主流思想分化日益明显。事实证明,虽然意识形态属于上层建筑,但社会矛盾都可能上升为意识形态领域的纷争。任志强炮轰主义、新婚之夜抄党章、毕福剑不雅视频等事件都在全国范围内引发讨论,但争论双方自说自话,难以统合。该类事件往往涉及言论自由、等问题,也会触及体制等敏感话题,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和社会矛盾的显现,意识形态总是绕不过的问题。就像一座活火山,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相关议题会不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