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新时代·新玉树·新生活】青春之火 燎原玉树

【新时代·新玉树·新生活】青春之火 燎原玉树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1-07 08:14 浏览次数:

  这是一家主营藏式家具及进口产品的生活馆。古色古香、制作精良、色调沉稳的藏式家具给人一种年代感和厚重感,一些图案精美、造型别致、色泽艳丽的布丹挂毯、澳大利亚靠垫、克什米尔围巾等“稀罕物”散布期间。还有来自印度的佛龛、非洲的手鼓和泰国的果盘等物品点缀左右。

  日里极少逛街的我,被这里的每一件物品深深吸引,目不暇接流连忘返。这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新玉树的城市品位,也体现出不同文化间的交流与融合是如此得契合。我竟不知身边各种悄无声息的改变是何时发生又是怎样发生,亦不曾于庸庸碌碌间停下过脚步,仔细打量过这座新生的城市十年来走过的路途、成长过的足迹。那一刻,我竟有些无地自容。

  这家名为“玉树常流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的店主名叫扎西多杰,2013年毕业于青海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原本可以做一名“医生”的他却选择了自主创业,这也与他的原生家庭有一定的关系。

  扎西多杰父母早亡,是一名地道的“孤儿”。大学毕业后,为回馈母校,他在八一孤儿学校做过一年的支教老师,期间边教书边给孩子们治疗头痛脑热的小毛病。

  喜悦又无奈的是,两名弟弟先后考上了大学,家中经济压力陡然增大。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不得已间,他放弃支教老师的岗位,开始从事一些零散的珠宝生意以贴补家用。

  扎西多杰于迷茫和不得志间,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了团州委,希望能够给与他一定的帮助与指引。

  只听团州委代吉巴毛说道:你是第23个找到团州委的有志青年。和你一样,之前的22位也是大学生,也有一个创业梦。照我说,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不止一种,在就业压力如此巨大的现实面前,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大环境之下,我支持你们创业、鼓励你们创业,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创出一片天地,成为新时代、新玉树的企业家。

  让扎西多杰感动至极的是,那天,他从团州委获得了一万元的创业鼓励资金。让他更为珍视的是,代吉巴毛给予他的那一番开导和鼓励。

  一年后,在北京海淀区挂职的代吉巴毛争取到了一些培训机会。扎西多杰和其他51名玉树青年一同前往北京开眼界,涨见识。

  代吉巴毛的用心在于,采用“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的方式,拓宽眼界、拓展思维,借助省内外优质资源和先进理念,助力玉树青年创业与脱贫攻坚,为实现玉树“两个越来越好”的奋斗目标贡献青春力量。

  他们先后去了华为、京东、北京首农集团等世界五百强企业总部,还去了中关村软件科技园和创业大街等地。期间,培训方采取讲座与现场观摩相结合的教学模式,身处实地考察学习外,还邀请专家开展专题讲座,以创业案例分析、BP设计、创业控股融资、知识产权等多层次、多方面的学习和交流。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学习交流活动过程中,团州委与北京青企协会进行了多方面对接。在玉树青年创业产品展示和交流座谈环节,成功与北京青企协会达成了诸多共识,并签订合作协议。

  也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过程和经历,52名青年才俊拥有了“若要开拓市场做大做强,需要做好前期市场调研、需要维护好自己的知识产权、需要做一份好的企划书”等基本理念,他们也明白了创业不是“挣多少算多少”,而是要有一套行之有效、科学系统的创业理论做支撑。他们的世界豁然开朗,他们的思路渐次打开。

  如今,扎西多杰已经拥有了上百万的固定资产,还在老家囊谦开了分店。他的“玉树常流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拥有了越来越高的知名度,他店里的各色进口商品也越来越多地受到顾客的青睐,已经成功拥有了固定的市场份额和顾客群体。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过程仅用了短短五年的时间。正如扎西多杰所言,纵然个人的努力很重要,但黑暗中的一束微光足够照亮行程,没有团州委的支持和鼓励,就没有他的今天。

  这是一处非遗体验馆,馆内有南卡的藏香、囊谦的红陶、新寨的玛尼石刻和省级非遗产品“咗玛”。加入“玉树州创业联盟”的青年牧女白卡的产品“曲克安哒”也在其中。

  说起“玉树州创业联盟”,代吉巴毛向我娓娓道来:2014年,她任团州委。上任伊始,就有待业青年陆陆续续前来团委“求医问药”,有的会跟她诉说生活的不易和现状的艰难;有的抱怨家人不支持创业,认为“创业就是浪费钱,不如考个公务员”;有的会花一个下午的时间跟她说各种心里话。很多时候,她不忍心打断任何一个来访者的倾诉,她认为那是对团组织的信任、依赖和希冀,她也深感自己责任重大、使命光荣。

  起初那段时间里,她日思夜想,筹谋着到底能为这些青年群体做些什么,也开始着手协调联系各商业银行、北京对口支援办公室、扶贫局等机构,先后争取来创业、培训基金和贴息,为多干劲、少资金的青年注入了一股源头活水。

  与此同时,她认为单打独斗不如抱团取暖,只有把全州有胸怀、有智慧、有胆识、有闯劲的青年创业者联合起来,才能强强联手迸发出更大的能量。考虑到团州委下属的青少年活动中心场地不小、使用率不高的实际,她便将这里打造成了“青年创业园”,几十位青年在这里聚首,“每周例会”、“痛点分析会”等运行机制激发出所有人的正能量,智慧的火花被瞬间点燃,大家七嘴八舌集思广益,给彼此打气、为彼此出谋划策。

  30岁的白卡出身于牧民人家,毕业于青海大学藏医学系。2015年,一心想走创业路的白卡拿出几年来挖虫草积攒下来的8万元存款,又从各方周转来十余万元注册了自己的公司。

  白卡瞄准了玉树州非遗产品曲克安哒,这是一种以牦牛奶为原料,经过数十次的提取与发酵最终取出的牦牛奶的最精华部分的牛奶制品。其内含有大量的氨基酸成分,营养价值高于酥油、奶酪等乳制品,可做成糖果、化妆品等产品。

  之所以选择曲克安哒,是因为白卡想替同龄人找回儿时的味道,不想让这份传统技艺随着时光的流逝烟消云散。加之她在十多岁的时候,盯着家中老人看过制作“曲克安哒”糖果的全过程,记忆中舌尖上的美味不曾消散,她相信自己能够重新让这份儿时的记忆焕发出光彩来。

  提取、熬煮、风干、包装,她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闭关”似地研究曲克安哒糖果,终于使牛奶“变身”,纯白的牛奶不加任何色素变成了咖啡色的奶糖。那一刻,她是兴奋的,她认为自己已经成功了。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初入市场便碰了一鼻子灰,她挨家挨户上门店去推销,好心的店主只会说“先放着吧,等卖了再给你钱。”

  她求助于创业联盟,大家在痛点分析会上指出,白卡要有自己的生产车间和厂房,还要有自己的商标和产品许可证,传统手工艺还要符合和适应现代人的口感,需做改良。

  开弓没有回头箭,白卡重鼓信心继续探索。她的这份执着终于打动了一位来自北京的企业家,无偿捐赠一套糖果生产设备,包括提取器、搅拌机、烘干机和包装机。

  这就大大加速了糖果的产量,口味也更为醇厚。玉树的市场逐渐被打开,许多人欣喜地说他们尝到了儿时的味道。随着需求量的逐日递增,白卡仅靠一个人的力量未免单薄。于是,他在玉树市哈秀乡找到了一处占地600平方米的生产厂房,再从当地的建档立卡户当中召集了15名妇女,以技术入股的形式加入她的“农产品合作社”。在她看来,这些“阿佳”才是真正会做“曲克安哒”的专家和能手。有姐妹们的加入,白卡信心大增,当年仅靠糖果和“荨麻茶”两样产品,人均分红3000-8000元不等,这对于白卡来讲,是一件值得纪念和庆祝的事情。

  趁势而上,白卡又与北京某企业合作,由她提供“曲克安哒”原材料,对方提供技术支持,联合生产出“曲克安哒”普姆面膜。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历经三年当“小白鼠”的摸索,面膜的性能、成分和功能基本稳定,目前正瞄准沙特和北京市场,有望年底上市。对此,白卡信心十足。

  这是一家小型的科技公司。公司规模并不大,装饰也并不华丽。但它的硬核部分在于,其创始人江永闹布开发的藏文软件系列。

  发生地震那年,江永闹布从青海大学财经学院毕业。财会专业毕业的他,本应从事“会计”这个行当。无耐因家庭变故,这名在家中排行老大、从囊谦县毛庄乡走出来的孩子,懂事地挑起了家庭的担子,选择了时间分配上相对自由的“创业”这条道路。

  起先,这名“商”字号大学生也跟着别人做起了虫草生意。因经验不足,时赚时赔,一年下来也没挣几个钱。

  2012年,从小痴迷科技的他东拼西凑成立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取名为“哎玛虎”。江永闹布说,这个词在藏语中有“神奇、惊讶”等含义,而且在各藏区是同一个发音,简单、好记,寄语他即将开辟的科技领域能够惊艳四方。

  就在此时,智能手机悄然问世。似乎在一夜之间,所有人手持一部智能手机,3G时代以势不可挡的姿态瞬间来临。但在时代的潮流之下,江永闹布发现有一块领域并未辐射——所有市面上的智能手机没有一部自带藏语软件,这给“赶时髦”又不识汉字的老乡们带来极大困惑。

  他还发现,所有安卓系统的开源代码可以自由、免费使用,一个想法油然而生:何不自主开发一款芯片和主板均能适应藏文编码的手机?

  舟车劳顿之下,他来到了科技前沿阵地深圳。连续几个月,找了几百家手机生产厂家,跑断了腿,磨破了嘴,终于找到了心仪的合作厂商和技术人员,也终于如愿以偿,开发出了想象中藏文版的智能手机,他成为了这个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怎奈“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可翻云亦可覆雨,瞬息万变捉摸不定。仅仅过去了两年,市面上大批量地产生多种品牌、多种型号、多种功能的带有藏文软件的手机,原本属于他的市场迅速被挤压。只有突出重围,才能够求得生存。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与团州委结下了不解之缘。在这方小天地里,他获取了许多难能可贵的创业讯息,结识了许多被他称为“贵人”的人,积累了不可多得的人脉资源,也接触到了许多和他一样有想法的逐梦人。

  有话说,上帝为你关了一道门,就会为您打开一扇窗。也就在此时,有人告诉江永闹布某党务信息平台需要一个在线即时翻译软件,但目前这是个缺口。

  新一波的“烧脑”操作即刻开启,他跑遍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加上之前开发手机软件积累的办法和经验,再次顺利开发出藏文在线翻译APP 。更为幸运的是,2017年,他携此软件参加了全国藏汉双语应用程序开发大赛,凭着翻译的准确度,一举夺得头魁。经央视网等70多家媒体同时报道后的次日,他的在线翻译微信小程序的访问量高达几十万,两个月内访问量上千万。

  起初,江永闹布为客户提供免费试用权限,但维护服务器、不断更新升级等运行费用一年高达几十万,便按9.8元/年的标准收费。目前固定用户100万,算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在主打科技的同时,他还瞄准玉树的旅游市场,投资开设使用面积3700多平米的“哎玛虎酒店”,他开始尝试和摸索新领域,他也相信自己触及的都是玉树的朝阳产业,一定能够有所作为。

  采访全程,言语中间他总会不经意地流露出浓浓的“团情”,感恩之情溢于言表。也正因此,他加入了中国党,还成立了“哎玛虎”临时党支部,发展了8名党员。

  这也应了团州委代吉巴毛那句话:我在这个岗位上,这是“党”赋予我的为人民服务的权利。那么我必须身体力行,在广大创业和待业青年心目中树立好“党”的形象,引领他们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

  据玉树州市场监督管理局提供的数据,2010年4月14日至2020年4月10日,新增企业2931户。其中注册资金50万元以上中小企业2299家、新增100万元以上1899家、新增200万元以上1328家、500万元以上754家,1000万元以上240家,2000万元以上108家,覆盖玉树州府及一市五县,成为一股引领时尚潮流、满足时代需求的强势风向。

  据团州委代吉永藏介绍,近年来,团州委依托“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背景,针对玉树青年创业、就业难的实际,围绕问题探索实践,以“1+2+3”模式打造青年创业就业可持续性发展模式。“1”即以 “青春创业,燎原玉树”为一个目标;“2”即创新O2O管理,搭建青年创业园和“互联网+创业云平台”实现线”即通过创业资金扶持、创业培训计划、青年就业创业见习基地建设三个着力点,积极探索和创新青年创业工作新模式。

  经过几年来的不懈努力,已免费为大学生青年创业者提供了2000多平米的创业基地,目前创业园共入驻企业52家,孵化企业38家,青年创客达到832名。已为全州39个创业团队,600余名创业青年发放了901万元的青春扶贫创业小额,并积极申请贴息资金434190.19元。通过各种渠道争取到275万元的创业扶持资金,建立了12家青年创业就业见习基地和600多个见习岗位。

  此外,团州委相继开展了“青春创业扶持行动”“扶助大学生就业创业行动”和“‘青年心创业情玉树梦’青年创业项目扶持计划”等一系列扶持活动。开展“贫困村创业致富带头人和贫困青年实用技能精准培训”,组织300余名农牧区青年创业致富带头人领头雁参加省内外培训。

  几年来,团州委不遗余力地引领、支持和帮扶青年一代,被他们认定为“共青团是咱创业青年们的娘家”。而他们,也时刻不忘回报社会。在今年的疫情期间,全州青年企业家积极向武汉伸出援手,共捐抗疫资金168968.1万元。

  翻看近几年的创业成果,“天上玉树系列、藏宫藏式餐饮连锁、哎玛虎系列、三缘广告、圣玉绿产、丽舍形象服务有限公司”等一大批新兴商业业态如雨后春笋般萌芽、生长、开花、结果。

  从一顶帐篷到50多家公司,从一个人到一群人,从23岁到33岁,十年间,玉树州青年创业联盟董事长尕松成林在团州委的带领下,不畏艰难、奋勇拼搏,誓言带领草原儿女走出雪域、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正如代吉巴毛所言,玉树地处唐蕃古道,玉树人自古就有从商的习惯和传统。新一代年轻人有知识、有想法、更有干劲儿,我们期待借新时代的东风,能扶持和培育出一批能走出三江源、闯大世界的青年企业家。